DSC_0805.JPG

小松帶刀,是誰啊?

依稀記得在幾年前的NHK大河劇『篤姬』中曾經出現過這麼一號人物,好像也時不時在手邊的京都歷史及導覽書裡看到過這個名字,但是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又有什麼重要事蹟?老實說我真的不太清楚。

所以當妻說要去某間名字很難念的咖啡館吃午飯,順便提到這個名字時,我只是想起了大河劇中飾演他的那個笑起來很爽朗的演員,如此而已。

從相國寺西側門出來,在烏丸通右轉向北騎,不久之後就來到位於鞍馬口通上的這間店。在路旁停好車,眼前是一棟小巧精緻的雙層町家建築,明明是初次造訪,卻帶著一種莫名所以的熟稔與懷念。或許,是迷戀京町家的意識作祟吧!

從外觀看起來至今應該改建過多次,原本也不是多古老的房子,為什麼妻要說是小松帶刀的故居呢?不過,這個疑問很快的就被我拋諸腦後,因為一路上頂著在耳邊呼呼作響的寒風,累了,遂趕緊拉開門走了進去。

一開門,暖氣就包圍了我們,空氣中瀰漫著町家特有的木頭香。一眼看過去,屋內前半段零零散散地放了一些沙發與桌椅,座位數也不多,後半段卻完整保留高了兩階的和室,六七疊大小的房間中央只擺了一張桌子,看起來相當清爽。隔著鑲嵌精美的玻璃拉門隱約可以看到外頭的庭院……好像很高雅的樣子。

P1130865.JPG

當然,我們沒有勇敢到可以嘗試坐在和室裡,況且坐椅子其實對我們這兩個外國人來說舒服多了。所以就挑了個角落裡的小桌坐下,啊!椅背上還掛著印有可愛貓咪圖案的厚毛毯,可以讓客人披在腿上保暖,真是貼心。

跟老闆娘點了兩份招牌咖哩飯,放下全身上下所有的厚重衣物與背包,呼的吐出一口氣,放鬆了。放鬆之後,才突然感覺到肚子真的餓了,空氣中瀰漫著烤土司與咖哩的香味,更加刺激著我對美食的期待。環視屋內,陽光從大片落地玻璃窗照進來,大概是午餐時間即將結束,店內只有零星幾桌客人,這樣很好,感覺旅行的運氣又開始轉向美好的這一邊了。

趁著等一人服務的老闆娘製作餐點的空檔,我和妻各自拿出筆記本,開始記帳或者記錄旅行筆記。這是旅行途中必不可少的悠閒時光,除了歇歇腳,讓原本興奮緊張的情緒鬆弛下來之外,也是一個重新整理好自己身心狀態的機會,為接下來還有半天的行程作準備。

不久餐點陸續送上,清爽的生菜沙拉與略有辣度的咖哩飯,盤邊還擺了幾顆蕗蕎,瞬間填滿了我們因抵禦寒冷而燃燒殆盡的胃,雖然吃得滿頭大汗,心中依然充滿感激,還好妻選了個好地方啊!

DSC_0803.JPG

當我終於從清空的碗盤裡抬起頭來的時候,店內不知何時已經空無他人了。起身向老闆娘問了洗手間,脫了鞋子踏上和室,一邊小心翼翼地不要踩到褟褟米的縫邊,一邊窺探和室的裝潢,來到玻璃拉門邊,立刻感受到從門外透入的絲絲寒意。果然,拉開門,縱使面對庭院的緣廊外側也裝了玻璃拉門,寒氣依然還是麼兜頭兜臉地襲來,我趕緊跨出一步,關上拉門,繞過緣廊往洗手間走去。

回到主屋,暖氣再度擁抱了我,只是考慮到後面還有行程,不敢多作停留,就收拾東西結帳去了。

走出屋外,回頭一看,門口看板上貼了一張手寫的紙條:『本日,カレーは終了いたしました』看樣子我們似乎剛好點走了最後兩份咖哩飯,只能說,真的好幸運啊!

後來查資料時才發現,這間店的外觀其實有出現在二零一零年上映,以京都為故事場景的電影『マザーウォーター』中,是片中飾演主角的小林聰美開的威士忌酒吧。雖然,曾經看過這部電影的我完全想不起來,但是那種一見傾心的既視感,卻深深影響著我對這間店的印象。旅行的緣分啊,真是很奇妙的存在。

DSC_0811.JPG

對了,之前在門口鎖車的時候,曾經看到門前立了一個小石碑,不過那時趕著進去沒有多看一眼,此刻才走近仔細打量。道標型的石碑共有四面,除了刻有二零一七年三月的那一面之外,另外三面分別刻了『近衛家別邸御花畑御屋敷跡』『薩長同盟所緣之地』以及『小松帶刀寓居跡』等字樣。

閱讀了町屋側邊解說牌上的文字後才知道,這附近一整片區域原本是公家近衛一族的別墅,幕末時期成為薩摩藩島津家在京都的據點,身為薩摩藩家老的小松帶刀就曾住在這裡,當然,並不是這間町屋。後來經由坂本龍馬居中牽線,促成了原本敵對的薩摩藩與長州藩在這裡會談,並達成同盟協定。自此歷史的天平開始偏向勤王倒幕那一邊,最終結束了長達兩百多年的江戶幕府,開啟了對京都與整個日本來說都更加波瀾壯闊的明治時代。

如今,激昂的時代脈動已然平息,豔陽高照的此刻,冷峻空氣中嗅不出一絲風雲詭譎的氣味。然而光陰與土地醞釀出來的文化餘韻卻依然透過大河劇與電影的情節角色,在我眼前增幅成一幕幕動人心弦的場景。對我來說,這就是以影視為背景的史蹟之旅醍醐味。

就像現在我的腦海中再度浮現的,是演員瑛太與小林聰美的臉。

DSC_0806.JPG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