癮士碎碎念
這裡是戀京成癮手札二代站,歡迎您的光臨!! 柏格曼影展已經結束,這次從38部裡挑了12部來看,每一部都看得很開心。不過,這次沒有要寫影評,因為寫影評是一件很耗費能量的事,況且柏格曼又更難寫......暑假即將結束,目前繼續推進底冷京五十三次系列,歡迎和我一起期待每一篇的誕生!

DSC_0583.JPG   

京都御苑,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

騎上腳踏車,向晴明桑道過早安,就直奔御苑而去。一路上,陽光雖然滿溢,寒意卻也不曾稍減,呼吸之間鼻端依舊帶著些許刺痛……啊!才第三天,皮膚已經因為乾燥而過敏了。

停好車,從西北邊的乾御門進入御苑,沿著砂礫道一路往東走,第一站就直奔母與子之森。

星期三的早上,御苑裡人煙稀少,尤其是北邊這一帶,只有偶爾慢跑而過的中年人,或是騎著腳踏車呼嘯而過的年輕人,以及坐在樹蔭下休息的老人家……總之,大家都在享受悠閒而靜謐的溫柔時光。

母與子之森是位於京都御苑東北角上的一個人跡罕至的小森林,森林正中央有一間每次去都鐵門深鎖的迷你圖書館。周圍散落著一些原木桌椅,地上永遠都積著一層厚厚的枯黃落葉,而這小小的森林裡總是被安靜而神秘的氣氛所籠罩,是個幾乎不會有人造訪的冷門場所。

然而,就是在這裡,我們的京都舊友SANADA桑曾經多次造訪,歷經許多個春夏秋冬,為一隻名喚『貓老大』的大黃貓拍了無數照片。如今十多年的歲月悄悄逝去,貓老大早已成仙,SANADA桑也回國工作多年,存放京都照片的網站就這麼任其荒廢消失,於是那些年的照片成了我們心中最美麗也最模糊的記憶,而母與子之森也再度沒入夢境中。

抬頭看向天空,整片毫無瑕疵的湛藍大傘在群樹之上張開,從東邊四十五度角斜斜照下來的陽光,在群樹掩映下,朝著鋪滿殘枝落葉的地面篩出細碎光影。空氣中瀰漫著清爽芬芳的植物香氣,伴隨著晨光裡沁涼入骨的微微寒意,讓全身的感官都變得靈敏起來。遠方傳來行人穿越道那宛如布穀鳥啼鳴的警示音,而樹梢裡不知名的小鳥也隨之唱和。一陣風吹過,滿地碎葉就窸窸窣窣地翻滾過來,而我們每走一步,腳下就發出細碎的枯枝折斷聲,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聲音。

安靜而神秘,時光在這裡似乎是被凍結了,下一個瞬間,彷彿貓老大就會踏著無聲的小小步伐從夢境裡蹦出來,彷彿SANADA桑就會踩著咖嚓咖嚓的快門聲從記憶中走出來……。那孤寂而又豐富的畫面,或許帶著一點點的惆悵,一點點的想念,卻更多更多的被如此封存夢境般的氣氛,淡淡的幸福著。

我想起多年前的某個黃昏,同樣是在這空無一人的森林,夕陽以幾乎貼近地平線的斜度穿過枝幹,在地面拉出一條條金黃色的細長光影,最後消逝在圍牆與屋舍的暗影之下,而轉身離開之際,黑夜便從我們背後迅速佔領了整個世界。那時心中所感受到的蒼涼與悲哀,此刻都逃到哪裡去了呢?

只能說,人的心情真是一種容易受到光與影的暗示所操控的脆弱存在啊!

離開母與子之森,沿著林間小徑一路往南,穿過東邊的清和院御門,要去拜訪另一個老朋友,梨木神社。

我們喜歡那狹長而靜寂的參道,幾乎沒什麼人拜訪的神社境內,只有翠綠楓樹與未開荻花靜靜沈睡著,那張以素雅水墨佛像與飄逸草書標語呈現的陳舊防火宣導海報,多年來都一直貼在社家牆上,彷彿被人們遺忘了似的。是的,記憶中的此地也與母與子之森一樣,帶著一種永恆夢境般的氣氛。

結果,此刻矗立在我們眼前的,那是什麼鬼!?

走出清和院御門,原本石造一之鳥居的後面,竟然出現一棟三層樓高的醜陋現代建築物,我一度以為自己又不小心走錯路了,但是對照地圖,沒錯啊!這裡確實是梨木神社的一之鳥居,可是後面的參道呢?

繞了建築物一圈,終於在北邊不遠處找到了二之鳥居,以及後方短短的一段參道,原來,社地狹小的梨木神社,在原本參道南段的位置興建了一座綜合會館。雖然身為外人之外的外人,我們對此實在沒有置喙的餘地,但是那記憶中的神聖與美好真的被破壞無遺了啊!

從生前到故後,一直維護庇佑著京都御所的三条實萬公與三条實美公啊,你們真的不會生氣嗎?

然而不管我們生氣與否,也無論那緊接而來的詫異與失落有多深濃,既成事實已經擺在那裡,過去的靜寂參道是再也回不來了。回不來了,我們的記憶與足跡。此刻無論如何只能選擇掉頭走開,或是繞過障礙繼續追尋。

而我們最終還是選擇了後者。

踏入二之鳥居,以往的記憶稍微回來了一點點,參道旁的社家還是印象中的閒適模樣,只是被裁掉一半的參道,少了一段醞釀神聖感的路程。穿過樓門,我們站在拜殿前默禱,然後拿出刻意留空的水壺,裝滿了染井的名水才轉身離開。

之後我們再度走回清和院御門,繞過仙洞御所繼續沿著砂礫道往南散步。仙洞御所的入口處,不知為何搭起了煞風景的簡易帳棚,一些外國人陸陸續續從裡面走出來,大概剛剛參觀完罷!

忽然竄起一陣讓背脊發涼的荒謬恐懼感,這不就是現代版的百鬼夜行嗎?為了迎接越來越多的外國觀光客,京都官民攜手卯足了全力向前衝,但是一邊衝一邊卻破壞了京都這座城市的優雅與從容,而且,還有逐漸從各大名所向周邊擴張的趨勢。所以像梨木神社這樣的僻靜存在也不免受到影響而改變,幻化為可悲的付喪神,跟著百鬼行列一起跳著醜陋滑稽的舞步……。

而我們,莫不也身在那妖鬼行列之中,眼睜睜看著大夥兒消費完這座千年古都,吐個舌頭又再繼續尋找下一個犧牲品,卻一點也無能為力,嗎?

P1130339.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京癮士 的頭像
戀京癮士

戀京成癮手札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勝犬
  • 京都 , 唉 , 這幾年下來 , 京都都不京都了 ,
    京都搞得比東京還熱鬧 , 那些鬼都不安寧了
    另尋秘境 , 這是我這幾年一直在做...想做的事情ˋ
  • 是嘛!鬼什麼?京都都不京都呀.......

    關於秘境,其實到處都是,只要是在早春初夏這種淡季,到一般人覺得CP值不高的地方,或是感覺沒啥好看的地方,都是空無幾人的秘境喔........所以就難怪大家都在那裡擠啊蹭啊的了,因為再怎麼去都是那些熱門景點嘛!你想去,誰不想去?

    戀京癮士 於 2018/05/26 15:44 回覆

  • 勝犬
  • 報告癮士大,我現在覺得,日本不管什麼季節,什麼偏僻的地方,到處都有台灣人,很可怕的。沒有所謂淡旺季之分,也沒有所謂co值不高的地方。
    身邊永遠有人不是剛從日本回來,就是過幾天要去日本。
    什麼稀有神社,什麼海上小島,通通都會有台灣人出現,實在太可怕了。
    京都,嘿嘿,根本塞滿台灣人吧!(還好,很久不去京都了)
  • 咦?咦咦咦咦咦咦!!!!!我們去的是一樣的日本嗎?
    就今年初啊,就京都啊,就很多地方沒有人啊.........

    然後妻在旁邊說:『其實我不但有美食雷達,還有台灣人雷達喔!』
    『只要看店門前腳踏車停放的方式,大概就猜得到這間店現在不能進去,有同胞.』

    啊啊......難怪我老是覺得進去很多地方都只有我們是歪國人啊.......甚至只有我們兩個人啊!
    原來不只有京都大神庇佑,還有老婆大人指點......南無南無!

    戀京癮士 於 2018/05/27 09:4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