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0744     

綿密如絲的春雨斷斷續續地下著,湖面上時而泛起一片細如輕煙的雨霧,天色灰暗朦朧,向湖面延伸出去的觀月台上空無一人,站在大覺寺五大堂側的緣廊上,看著眼前的蕭條雨景,寒意就這麼撲天蓋地朝著毫無防備的我們襲來……。

沿著春雨的廊下左彎右拐,不久就抵達之前隔著庭園遠眺過的靈明殿。

這座嶄新的神社風建築,其實來自於西元一九二八年由當時的內閣總理大臣斎藤实在東京所捐建的日仏寺,該寺院的本堂在三十年後輾轉移築到大覺寺來,可以說是大覺寺諸堂中輩份最低的建築了。由於這座建築的梁柱與欄杆都以朱紅色塗裝,所以在古樸的大覺寺中特別亮眼,甚至給人一種不太搭調的感覺。

說是這麼說,但透過綠樹碧草遠遠眺望的時候,那朱紅殿宇還是美得令人摒息。想必在新綠與楓紅時節,這裡一定擠滿了拍照的人群罷!

走進塗朱飾金的向拜,低頭膜拜完,正要離開,哇!頭頂格天井的鏡板上隱藏著三十二幅天井繪,畫的都是日本常見的植物花卉,像是松、竹、梅、櫻、牡丹、桔梗、藤花等等。我們一一猜測著這些植物花卉的名字,在花事寂寥的早春細雨裡度過了一小段繁花繽紛的時光。

寫到這裡突然覺得,這位大人物的名字似乎聽起來有點耳熟,一查之下才發現,他在西元一九三六年爆發的二二六事件中,與其他幾位大臣分別在自宅被激進派軍官襲擊而死,而那些主導事件的軍官們日後也遭到槍決……這段黑暗歷史在日本女作家恩田陸的小說『時間的齒輪』中有詳盡的介紹,而我們也是因為閱讀這本小說,才對這起事件與這個名字有所印象。

P1120748  

如是,靈明殿的美之所以如此異質,又如此深刻,到底是因為創建者本身的存在隱含著某種悲劇性元素,並且反映在建築物之上?還是因為那起事件所加諸於建築物的,某種類似悲劇性的咒縛呢?

順著曲折廊道繼續往裡走,穿過御影堂之後就來到五大堂外了。據說,著名的五大明王像就供奉在這裡頭,只可惜門扉半掩,裡頭還傳來誦經聲,不敢貿然入內造次,只能在堂外遙遙窺探,可是,根本看不清楚啊!

沿緣廊繞到東側,觀月台外正下著雨,六月夏越祭時搭建的茅輪不知為何還留在台上,高掛在中央的紅白身代人形手牽著手隨風飛舞,任冷雨浸透著……啊!真討厭!雨傘都留在入口的傘架上了,也只能遠遠望著大澤池興歎。我想一定是我們緣分未到,被神明拒絕了。那麼,只好學著俗人挑點紀念品,然後就折返了吧!

或許是因為有點失望落寞,回程的時候感覺氣溫突然變得更冷了。

冷,在透空的緣側,在村雨的走廊,在窸窣作響的大澤池畔,也在門戶半掩的五大堂前。偶而一陣風穿廊繞柱而來,帶著牛毛細雨斜斜飛過眼前,縱使兩手藏進口袋裡,頭上戴起毛線帽,圍巾繞著脖子轉了幾圈再塞進衣領中,但那冷就是無處可逃,從裸露在外的臉上與穿著拖鞋的腳下侵入,彷彿冷到骨髓裡。

匆匆繞著御影堂後面的廊道,看了一眼以鋼筋水泥重建的八角型心經殿,據說那裡面安放著自嵯峨天皇以降歷代天皇奉納的敕封心經,一千兩百年來,每六十年才開封一次,明年剛好是第二十次的開封盛會,想必會造成轟動吧!

P1120745   

因為實在太冷,腿腳也酸了,手指也麻了,顧不得細細品味沿途多少典雅建築與美麗風景,匆匆循著來時路返回,途中還在正寢殿附近小小迷路了一下。好不容易回到大玄關旁,剛好發現路旁有一間窗明几淨的休憩空間,中間還擺著一台瓦斯暖爐,就開門躲了進去。

唔……好溫暖啊!坐下來歇歇腿之後,四下張望了一下,才發現這裡擺了許多旅遊小冊子,角落裡有一台電視螢幕,正播放著介紹大覺寺的影片。玻璃門旁有個像似吧台的空間,在旅遊旺季時可能還提供茶點飲料,只是此刻只有像我們一樣前來取暖的寥寥幾名觀光客,看不到寺方人員。

坐到身體都變暖了之後,開始覺得肚子有點餓了,想著搭公車回到嵐山車站那一帶找東西吃,於是就走出了大覺寺。

然而失誤就在此時發生了。上了公車,看著車窗外的街景發呆,心中盤算著等一下要吃些什麼的時候,突然就發現我們搭錯車了。注意到的時候,窗外不知何時已經是寬大的四線道,公車正一點一點的遠離嵐山嵯峨野地區……。

匆匆忙忙在常盤一帶下了車,看清楚了此刻身在丸太町通上,遂沿著馬路往東走,想要找一間合適的餐廳填飽越來越飢餓的腸胃。在連綿不斷的細雨中,一邊歪斜著傘抵擋突然颳起的大風,就怕傘被吹開了花,一邊忍著飢寒疲累慢慢地走著,但是這一路幾乎沒有幾家餐廳開著,開著的我們又不感興趣,就這麼一直走到円町附近,才終於在熟悉的なか卯連鎖簡餐店裡坐了下來。

只是,望著眼前冒著熱氣的食物,我怎麼也開心不起來。搭錯了車,連帶的也打亂了下半天的行程,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P112073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戀京成癮手札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