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668   

  在京都,時間是飛快的,外來旅人如此,當地居民亦復如此;在京都,空間是緊密的,觀光景點如此,平凡巷弄亦復如此。但是在交錯而過的瞬間,在時間與空間的間隙之中,偶爾,也會遇見繽紛或空白。

  雖然我們往往視而不見。

  是的,我們總是對這些間隙視而不見。對我輩觀光客來說,在京都的時間與空間都非常珍貴,不管你是幾日數週,還是一年半載,旅程總有期限,願望卻無止無盡,想去的地點刪了又改,加了又換,清單越寫越長,剩餘的時間卻越來越短。於是我們趕著起床,趕著出門,趕著走路騎單車搭公車坐地鐵,從一間寺廟到另一間商店,從一個白天到另一個黃昏……我們總是注意著時間,追趕著計畫,在地圖手機導航與筆記本之間不停的奔波,眼耳鼻舌心也隨著紛至杳來的諸般風景起舞,一刻不得閒。

雖然,這些也都已經是老生常談了。我們都知道自己太貪心,但是旅行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然而間隙依然伺機而動,無時不刻,這裡那邊,躲在路旁街角不顯眼的陰影裡向我們吐舌頭。而在不知該說是偶然迷路抑或瞬間清醒的片刻,突然意識到那間隙的存在。

  清晨時分走出旅館,天尚未大亮,路旁還殘留著些許積雪。氣溫冷到鼻水停不下來,只好圍起圍巾圈住口鼻,但隨之一呼一吸之間眼鏡的視野就陷入一片霧白。而雖然已經穿了厚厚的襪子,兩隻腳卻更是從腳尖冷到腳踝,每走一步都隱隱發麻。就在意識著身體與氣溫的鬥爭之際,巷弄裡已經傳出陣陣味增混和著醬油與料理酒的氣味,亮著燈的出格子與蟲籠窗內有人影晃動,不知從哪裡傳來細微的打招呼聲,拉門唰啦啦開開關關,老太太彎著腰提著袋子緩緩走過巷口。

  忙碌而熱鬧的午前,陽光穿透雲層灑下來,溫暖極了,誰知道才一鬆開頸間纏繞的圍巾,冷風就突然偷襲過來,讓毫無防備的脖子與臉頰一陣刺痛。走在神社的靜僻角落,光與影在視野裡交錯,虛虛實實,那刺眼的亮與深邃的暗彷彿正在偷偷訴說著什麼暗語,默默打開了通往異空間的通路,但要仔細辨別時那幽微的什麼已經飄走了,眼前只剩下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綠葉,以及點綴其間的繪馬黃與鳥居紅,身後有人談笑著超越我們而去,這才注意到自己又恍神了,往前踏出一步,下一個風景正要映入眼簾。

P1120686   

  雲量逐漸增加的午後,陽光已經消失不見了,只剩中午時積蓄的餘熱還留存著些許利息,空氣彷彿是靜止的,連一絲風都沒有,楊柳低低地垂著剛開始抽長的綠葉,像是睡著了一般。空曠的鴨川邊,大大小小的鳥們來去遨翔,不時降落水中沙洲上啄食著什麼。河面平靜得彷彿鏡子一樣,映照出兩岸雲和樹的倒影。河堤上有跑步的人,有騎車的人,有散步的人,有坐著發呆的人……每個人都很悠閒,都擁有浪費不完的時間。在這裡,我們是唯一行色匆忙的過客。

  傍晚慵懶的商店街,人都不知道躲哪去了,從早上就開始斷斷續續下著的雨終於在不知不覺之間收工,留下殘餘著些許濕氣的曲折巷弄,在夕陽斜照下靜靜地發出微光。腳踏車雜亂地靠在路旁,販賣機與路燈的光剛點亮,散發著異樣的光芒。遠方傳來隱約的車聲,然而路邊的巷子裡,只有幾隻麻雀一邊悄悄玩著跳格子,一邊橫過馬路,完全無視於我們的存在……啊!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Magic hour?就在下一秒,一個孩子的身影從巷子遠方一晃而過,魔法瞬間消失。

  夜裡在床上醒來,四下一片安靜,只有屋裡的暖氣發出微微馬達運轉聲。悄悄從被窩裡抽身,小心不吵醒身邊的人,來到窗邊。雖然睡前已經確認鎖好了雙層氣密窗,寒氣卻依然穿透窗玻璃陣陣逼近我向前伸出的手。輕輕拉開窗簾,才發現玻璃上已經爬滿了細細的水珠,正有一搭沒一搭的向下滑落,彷彿正在下著雨似的。窗外一片漆黑,只有遠遠近近幾盞燈光,像是海中漂浮著的零星漁火。這城市還未甦醒,我喝光杯裡的水,鑽回被窩,黑暗再度將我吸入深沈的睡眠……

  像是這樣的風景,有的拍了照,有的只隱約存在記憶裡,幾乎都是一些平常不會注意到的芝麻小事,零碎而模糊,大部分都很難寫進文章裡。突然發現的時候,或許有一點驚喜,或許有一點感動,或許有時還帶著淡淡的寂寥或哀愁……這就是京都的間隙,是旅行途中偶然撿到的小小貝殼,只存在於時間與空間交錯的沙灘上,被記憶的潮水帶來,不經意間又任由潮水沖走。

  而我就像那捨不得假期結束的孩子,坐在黃昏的沙灘上,望著這些在夕陽下微微發著反光的貝殼,卻在下個瞬間睡著了。

  醒來,或許什麼都不記得,只隱約想起,那微光……

P112077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戀京成癮手札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