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436   

靜坐緣廊,任身旁人群來來去去,喳呼或者靜謐,天空一時陰一時晴,偶爾還有細細的雨絲飄落……而我只是默默地望著這一方石庭,逐漸進入一種超越時間與空間制約的自由想像裡。

換上拖鞋走在從庫裡通往方丈的走廊上,這才感覺到人真的很多。只不過,有趣的是,大部分一整群吵吵嚷嚷的人,很快就往前消失了聲影,真正慢慢細看建築與展示的人都是孤獨的,安安靜靜。

一旁小桌上擺了一個具體而微的方丈石庭,湊前一看,旁邊的說明牌上寫著這是給眼睛不方便的人用手摸著『看』的,明眼人請勿動手云云。我想像著視障人士在一片渾沌中伸手觸摸著這方模型,透過心中的眼睛看到的又會是怎樣的風景?到底是如此才能看見沒有他物混淆的真實禪意,還是又落入了另一道知覺障礙裡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或許對每一個人來說,不管是用手摸還是用眼看,如果心沒有靜定下來,大概什麼也看不到吧!

穿過曲折的廊道,往人聲鼎沸處走去,不久就來到龍安寺方丈石庭前了。

之前一直在各種書籍雜誌與網路文章中看到龍安寺石庭的照片,也閱讀過一些相關文章,大略知道解讀石庭與油土塀之謎的線索,如今本尊就在眼前,我卻覺得不過爾爾。

P1120627   

怎麼回事!?這枯山水庭園看起來這麼普通,後面的油土塀這麼骯髒破舊,周圍的樹木也看起來有氣無力的,既缺乏戲劇性的瀑布石組可觀,又沒有美麗的後山借景可賞,周圍還拉拉雜雜的混著一堆觀光客或坐或站,吵得要死不說,竟然放任小孩整條走廊亂竄,只差沒有人敢走下石庭而已,而周圍鎂光燈更是不停的閃個沒完,大陰天的幹嘛要開閃光燈啊……總之,一點美感氣氛都沒有嘛!

或許是我自己太煩躁,靜不下來的緣故。那就先東走走西看看吧!於是我發現,方丈前敞開的門扇下方,奇花異獸雕得好生動,被來往人群磨得光滑的木頭地板紋路也十分奇特;石庭旁邊看起來像是車寄的空間裡,橫樑的弧度好優美,緊閉的木門上方那鏤空的設計更是引人入勝……。

嗯,原來方丈石庭這裡可以看的地方其實還真不少呢!

閒逛一通之後,腳也有點累了,剛好等到面前兩個聒噪的中年觀光客自拍完離開,便遞補了他們原先的位置,在石庭右邊最角落的緣廊前坐下來,呆呆的看著石庭放空,等待自己的心安靜下來。

天上的雲聚了又散,陽光與陰影悄悄地交替著,石庭裡的白沙反射著陽光,發出細微的閃光,眼睛盯著那梳理成直線與圓圈的白沙時,忽然稍微覺得暈眩起來,彷彿那真的是會動的波浪與漣漪似的。我發現最靠近我們的角落那塊石頭宛如一隻浮游於海面的大烏龜,而在它的後面,一艘船揚起了它方方正正的大帆,正要遠渡重洋而去……。

P1120638   

注意到的時候,周圍已經沒有剩下多少觀光客了。我們起身走回庭園左側,小心不要妨礙了其他安靜觀賞的旅人,然後再度坐下。此刻眼中所見的庭園,與剛剛初來時判若兩地,雖然還是看不太懂其中的玄機,也無法像美學專家一樣從眼前石庭的配置看出黃金比例來。但是至少我覺得石組的排列真的具有動態的美感,也看得出背後油土塀那斑駁而蕭條的美了。

剛剛彷彿是做了一場惡夢似的,此刻殘夢已醒,石庭在我們眼前現出了它真實的樣貌。原來枯山水石庭是一面鏡子,它映現的是觀看者自己的心理狀態。當我們自己煩躁不安的時候,它看起來就會枯燥無趣;而當我們靜心諦觀的時候,它超越時空的美才會向我們顯現。

可是,那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直到今天,我還是說不出來。

我忽然想起在剛進去庫裡沒多久的地方,有一組由日本書法家奉納的屏風,上面書寫著陶淵明飲酒詩中那耳熟能詳的句子:『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唉呀!原來那位書法家想要提醒我們的,正是欣賞方丈石庭的秘密鑰匙:如何在嘈雜紛擾的觀光客之中還能看見石庭的美,又如何隨著時間與季節的遞嬗望見不同的風采……甚至,他連看完庭園後那種收穫滿滿卻無可言喻的心情都寫出來了哪!

只是,有多少人看見這些句子,又有多少人看懂了呢?

DSC_043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京癮士 的頭像
戀京癮士

戀京成癮手札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