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90261  

  眼前是一條筆直通向往生極樂院的白礫參道,參道左右兩側各有一大片宛如嫩綠地氈的苔庭,此刻正深深淺淺地綠著的楓樹稀疏散佈其上,在正午陽光的襯托下呈現一種夢幻般的天堂景象。

雖然那其實是看過也拍過了好幾次的,熟悉得不得了的風景。然而此刻卻如同暮鼓晨鐘一般,撞擊著我宛如初生般毫無防備的意識。

  真的好美啊!那一片嫩綠地氈。

  當下我實在不忍就此走下台階,便踱向左側緣廊,隔著欄杆眺望。遠處一尊藥師如來石像靜靜地立在地氈邊緣,大概是長年接受腳下苔庭青黴的沾霖,也或許是此刻得到頂上楓葉綠蔭的暈染,如來原本應是岩灰色的法身竟也入境隨俗,蒙上了一層渾然天成的淺淺苔綠。

P1090262   

  咦?那如來腳前一點亮亮的是什麼?待我拉長望遠鏡頭一看,啊!原來是一片蕨類的葉子,在陽光照耀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看著看著,我忽然覺得那葉子就這麼神聖起來,彷彿是受到了如來慈悲的祝福似的。而我輩凡俗身入三千院,在此靜思澄心之際,是否也正蒙如此佛光暖暖的照拂呢?

  突然想起,多年前閱讀秦就先生的『禪味京都』一書時,曾看到此地苔庭又名『琉璃光園』(一說琉璃光庭),當時看了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此刻我看著眼前的這一整片翠綠光影,又想起深秋時節紅橙黃綠的繽紛風采,於是恍然大悟,這別名取得還真是貼切啊!

  望著苔庭就這麼胡思亂想了一陣,我們才穿回手中提著的鞋子,走下參道,朝著不遠處楓葉掩映中的往生極樂院走去。跟冬日裡此地寂靜悠遠的氣氛不同,夏天的三千院其實充滿了盎然生趣。每走一步,沙沙的腳步聲就彷彿被吸入蟬鳴嘈雜的天地之間似的;每走一步,身邊遠遠近近濃濃淡淡的綠,也隨著天光雲影的推移與視野明暗的差異,展露出細微或明顯的色澤變化來。

P1140716   

陽光雖然炙烈依舊,卻因著夾道楓樹杉林的遮檔,只能稍稍自縫隙中篩下點點白光,失去了懾人的威力。偶爾清風吹過,涼意就夾帶著草樹的馨香陣陣襲來,將僅存的一絲餘熱席捲而去……總之,漫步在這短短一百公尺的參道上,眼耳鼻舌身意都沐浴在一種動態的幸福氛圍之中,舒服極了。

不久,沿著一分為二的參道繞過古樸的木造屋宇,轉身,我們就站在國寶建築往生極樂院的面前了。

直到最近我才知道,這裡其實是三千院歷史的原點。據說西元十世紀到十二世紀之間,有人在這裡建了一座小小的佛堂供養往生的親人,名為極樂院。當時的寺院正門,就是往生極樂院正對面的那座朱紅色的朱雀門……。

P1140720   

關於三千院與往生極樂院之間的更迭演變,網路或書籍上一搜就是一大排,所以我不想在此浪費篇幅。我想說的是,據說這棟外觀儉樸的佛堂,從創建至今千年上下竟幸運地沒有遭遇過任何一次火災兵禍,恐怕是京都境內最古老的建築物了。

再度脫了鞋走上階梯,在國寶阿彌陀如來三尊像前跪了下來,虔敬地看著,本尊阿彌陀如來手結來迎印,低眉微笑。左右兩脇菩薩身軀微微前傾,像似準備要起身迎接來客,又彷彿正趨前聆聽世人的祈求。我抬頭偷偷看向著名的舟底天井,據說那上面繪有七彩斑斕的極樂淨土與菩薩天女,此刻卻什麼也看不清楚,我想是被千年上下僧尼信眾持續祈求往生極樂的香煙所燻黑了罷?

你問我求了什麼?老實說,我從不求往生極樂,一心只願旅途平安而已。

P1140723   

走出往生極樂院,沿著參拜道路繼續前行,道路左邊的苔庭裡,三三兩兩的小小微笑地藏或立或臥,笑得好安詳,滿地生長的苔蘚恣意蔓延在身上,綠意與笑意都滿盈了。看著他們樸拙可愛的身姿與表情,我們也不禁笑意爬滿了臉,如果此刻有人遠遠看過來,說不定會發現我們也染上了滿頭滿臉的苔綠罷……。

再往前走,不久來到一段不算長的階梯前,爬上階梯,眼前就是手持琵琶的弁才天女銅像。陽光灑在天女身上,留下斑駁搖曳的楓葉影子。我想像秋天的時候,這裡應該很美吧?

然而此刻四下樹蔭有些稀疏,炎夏熱浪重新佔據了我們的意識,一晃眼,什麼靜謐安詳通通逃得無影無蹤,剛剛暫時遺忘了的紅塵俗世又回到我們心裡,原來,三千院滌塵脫俗的美才是一場迷離夢境,而我們,是翩然夢醒的蝴蝶。

夢醒,沿著高高低低的參道一路迂迴繞行出了三千院;夢醒,搭上回歸大千世界的公車,在昏昏沈沈中搖晃下山;夢醒,站在河原町通悶熱擁擠的大街上,這才發現我們的庸俗之身已然飢腸轆轆……。P1090272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