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607.JPG

  鴨川,是隨著時間遞嬗上演著光線與景物交融輝映的眩惑舞台。

  離開三条商店街後,因為妻穿了將近十年的羽絨衣終於不行了,我們遂一路往南前往四条河原町一帶,然後一頭栽進百貨公司的猶豫躊躇地獄之中……等我們終於買好了,走出百貨公司,眼前已是華燈初上的傍晚時分。

  嗯,今天晚上要吃什麼好呢?妻說出町柳那一帶有間餐廳可以試試看,於是就準備過河去搭京阪電車。

  剛踏上四条大橋,我們就被夕陽下的鴨川美景絆住了腳步。

  說起鴨川,對我們來說,那是一個被美好回憶所祝福的神秘景點。就我的記憶所及,人生中第一次的初雪體驗是在這裡;第一次被『月湧大江流』的意境所感動是在這裡;第一次意識到人與河流可以這麼親密是在這裡;第一次瘋狂於參與祭典的樂趣也是在這裡。

因為鴨川是這麼吸引我們,於是這十八年來,上京十回,我們幾乎每次都會找機會前往鴨川附近走走,或者是從橋上俯瞰,或者是在河堤便道上散步騎車,或者是沿著飛び石一路跳過清淺川水來到對岸……沒別的,就是貪戀那裡的天光雲影與乎水姿山色,總想在如此日常又絕美的風景裡,度過一段不被行程追趕的悠閒時光。

  那天也是這樣。來到四条大橋上的時候,陽光雖然已經落在屋頂天際線後面了,我們卻還是幾乎忘記時間存在似的一直駐足流連。

DSC_0604.JPG

面向感覺稍微有點逆光的南側眺望,兩岸的樓宇路樹都消融在一片陰影裡,只憑零星天光隱約勾勒出周圍景物的模糊線條。天空是略微朦朧的淺灰色,靠西邊那一側還保有一點微黃的殘餘夕照,東側則逐漸沈浸在次第渲染上色的灰藍甚至淺紫色澤裡。而在地平線之下,川水正自汨汨而流,反射著天光閃爍成一片不斷跳動變化的螢光屏幕,將天空的色彩都一絲不漏地映照出來,仔細一看似乎還更加鮮豔一點。

  一邊四下眺望一邊慢慢晃過了橋,總覺得還看不夠,於是又穿過馬路繞到橋的北側,這才發現,北側的風景比之南側又更加豐富多彩起來。

  隨著天色越趨黯淡,隱身在一抹昏暗中的西岸那排櫛比鱗次的木屋反而逐漸從白日的靜默中鬧騰起來。雖然冬日裡少了納涼床上燈火輝煌的優雅風情,但沿河的店家還是宛如燎原般一間間亮起了屋裡明晃晃的橘黃光暈,迎接即將點燃的一夜紙醉金迷。

  而在逐漸甦醒的料亭下方,較堤岸低了一段的河原之上,人們或是散步或是慢跑,還有人牽著狗兒或騎著腳踏車來來往往,或許再晚一點還會出現等間隔落坐的情侶身影……雖然天色已經暗到看不清楚臉孔了,但那些川畔過客的體態與步伐中總是透著一脈悠閒,絕沒有人是急匆匆趕著路的。我想像著那裡的人們或許偶爾抬頭眺望,橋上的我們在他們眼中會是怎樣的呢?

P1130575.JPG

  再望向更低處的粼粼川水,與水位高低差明顯的南側相比,北側的水面平靜了許多,因而更加發揮了偏光鏡的功能,把天空映照得清晰許多。不久,從北方飛來一大群白色水鳥,踏碎了這片明鏡。牠們或俯衝覓食、或梳理洗濯、或悠游憩息、或追逐嬉戲,忽地其中一兩隻開始振翅滑行,接著就是一大群跟著匆匆起飛,繞行一兩圈後又啪啪啪地紛紛降落,掀起一圈圈凌亂水波,好看極了。

  順著水鳥飛行的身姿,我抬頭看見更加細緻的天空。在由淡藍到淺黃的漸層背景上,一條淡而細的白線暈染著斜斜橫過畫布,或許那是在僅僅幾分鐘之前,由哪個任性的神明拿著飛機造型的水彩筆隨意塗上去的罷!?而在兩側河岸包夾出來的透視消失點上,遠遠橫跨的三条大橋就成為整幅畫面的焦點。

  不過,當我的視線落在那焦點上時,忽然發現遠山在朦朧的暮色中層疊成一種色差細微的淺紫漸層。啊!那既是早已熟悉的鴨川山紫水明,也是我印象中宋明潑墨山水的畫法,更與記憶裡某個京都地鐵站裡的磁磚壁畫色調與構圖幾乎完全一致,只是,此刻眼中所見又比印象與記憶更加鮮明美麗!而且若不是某種特定的天色與大氣狀態,恐怕也難以再現這樣的畫面。

意識到這件事情之後,我不斷地驅使手中陽春的傻瓜相機,拉近拉遠又調又試,想要留下那令人感動的漸層。可惜拍出來的成品與實景實在差距太遠,難以表現眼中所見於萬分之一……雖然如此我們還是不斷的嘗試,不停更換著手機與相機,耗掉了許多記憶卡容量與乎電池電量,當然,還有時間。

  等我們再次意識到飢餓這件事的時候,將近四十分鐘的時間早就在不知不覺中消逝。天空幾乎完全染成了一片深藍色調,橋頭的路燈與來往車燈也已經刺眼起來。收拾起貪看風景的心思,鑽進地下道,我們搭上了前往出町柳的電車。

  但,那漸層的山紫水明,直到今天都還深印在我腦海中,難以抹滅……。

P113058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京癮士 的頭像
戀京癮士

戀京成癮手札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