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30511.JPG   

  冬天的近午,商店櫥窗裡的惠比壽在陽光下笑得開懷,逐漸甦醒起來的城市正敲打著忙碌的節奏,才剛剛脫離惡寒的我,卻因為自以為想通了什麼而更加感到恐怖起來。

莫非,那就是平安京的心?我們,被平安京討厭了嗎?

正自惶惑不安的時候,我在地圖上注意到一個有點熟悉的名字:『宴の松原跡』。啊!宴松原,記憶中的諸多傳說在我腦中翻過頁去,那是遠在平安時代就讓貴人們恐懼不已的超級靈異景點,是發現疑似被鬼吞噬的女子手腳殘肢的兇案現場,也是少年時代的藤原道長與哥哥一起被怪聲嚇得拔腿狂奔的試膽聖地,連空海在其邊緣建立『真言院』道場都鎮壓不住的大內魔境……而這小小的公園,正好就位於宴松原的東南角外,這就難怪了啊!

別罵我怪力亂神,也不要笑我草木皆兵,一千兩百年來,京都就是這樣懷抱著妖怪與鬼魂入眠的靈異城市。

說起宴松原,有個與靈異傳說無關的八卦。如果翻開平安京的古地圖就會發現,整個平安宮呈現東邊密集而西邊稀疏的怪異狀態。東邊那塊宮殿櫛比鱗次的長方形當然是作為皇宮的內裡,可是在西邊相對於內裡的位置上,竟然也有一塊範圍大小相當的空地,這塊空地就是宴松原。

P1130517.JPG   

根據歷史學家的考證,這一大塊空地很可能是建造內裡的預備用地。畢竟,在定都平安京之前,日本幾乎每一次有新天皇登基,就會建造一個新宮殿。這和神社的『式年遷宮』很像,為什麼呢?因為對日本人來說,天皇就是神,神的居所需要定期重建,所以平安宮內出現重建預備用地也不奇怪。

然而,因為古代典籍中沒有明文記載,而且日後平安宮內裡並沒有定期改建的記錄,所以這只是根據宴松原的位置與大小所做的推測罷了。雖然是推測,但可能性真的很高。也就是說,宴松原之所以鬧鬼,說不定是因為這塊土地是被遺棄了的,充滿無法成為皇宮用地的怨念,才會吸引不祥之物在此徘徊。

如今宴松原已經完全消失在平凡的住宅區內,除了一個孤單的石碑,什麼都沒有遺留下來。倒是不遠處的這個小公園,或許還稍許繼承著它往日的陰森。

這麼一想,我釋懷了。我們可能不是被京都之心討厭,或許那其實是蟄伏於公園暗處,因為遭到人們疏遠遺忘而懷著怨恨,最後被宴松原的殘餘妖氣侵蝕,變成付喪神的公園諸般設施們,對偶然闖入的我們的小小警告。

當然,這只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的想像。畢竟,傳說中的付喪神得要被遺棄超過九十九年才有可能幻化而成。這公園,怎麼想都不可能存在這麼久吧!?

在胡思亂想之際,無意間望見一家位於轉角上的和菓子店。剛好妻因為被嚇到,想說逛一下甜點轉換心情,就信步邁入店內。裡面只有一位看起來很和氣的女店員,我們正各自望著玻璃櫃裡五顏六色的商品發呆,她就端出兩個托盤,裡頭放著一小碗熱茶與一小塊和菓子。

DSC_0531.JPG   

熱呼呼的玉露茶頃刻溫暖了我們疲寒交煎的身軀,甜滋滋的栗子燒瞬間撫慰了我們驚疑未定的心情,而女店員溫柔招待的心意更是讓我們堅信,我們並沒有被京都大神拋棄……啊!在那街角一隅的狹窄店面裡,店員小姐彷彿化身為平安京的巫女,為我們淨化了輾轉來自宴松原的詛咒。

買了好吃的栗菓子,走出店外,回望,招牌上『若菜屋』的店號,讓我想起源氏物語第三十四帖也叫『若菜』。是說,若菜一帖正巧位於主角光源氏的人生由盛極而轉衰的關鍵點上,而我們的平安京小旅行,相反的卻在若菜屋這裡剝極而復,準備迎向美好的未知。

沿丸太町通繼續往西走,不久就來到這次平安京大地遊戲的終點,『平安宮造酒司倉庫跡』。嗯……正確地說,是之前也曾一度造訪的『平安京創生館』。看著門前地上的挖掘坑與倉庫列柱示意圖,想起那次匆匆來去,沒能仔細參觀,留下了一點遺憾。所以這次特別把它排進行程裡,作為平安京散步的最後一站。

推開玻璃門,裡頭依然沒什麼人。站在巨大的平安京模型前,我開啟了腦海中的VR開關,想像著這裡那裡千年前的模樣,也與剛剛經過的路線做連結:啊!這裡是待賢門,那邊是承明門,大極殿就是最高最大的那一棟,連宴松原都看見了呢……。正這麼愉悅地東看西看的時候,忽然注意到東邊法勝寺的八角九重塔不見了!看起來像是因為太靠近模型邊緣,被觀光客偷偷拔走了。

P1130513.JPG   

像似被潑了一身冷水,原來這與世無爭的博物館裡也存在著惡意啊!帶著如此不舒服的體認,我離開了平安京大模型,轉往裡面那間展區參觀。

看著看著,一位導覽婆婆不知何時來到我們身邊,大概是看我們非常仔細的觀賞各種展示品,婆婆竟然開始為我們介紹起平安京的歷史與變遷起來。

為什麼會知道?我不是不懂日文嗎?雖然如此,但某些特定單字我還是聽得懂的。而且因為對她講的內容有一定程度的瞭解,所以靠猜的也大概能推測到內容了。倒是,我很懷疑她到底知不知道我們其實聽不太懂呢?日本人的感覺很敏銳,她應該早就知道了罷!那為什麼還是孜孜不倦地一路講下去呢?

忽然間,我懂了。那是因為她感覺到我們對她講的內容是有反應的,跨越了語言的障礙,對同一個主題懷有相似的熱愛,這樣的確信使得存在於我們之間的距離,或許比之偶然闖進來的日本高中生或聽得懂日文的一般觀光客,還要再更近一點也說不定哪!

在瞭解了這一點的那個瞬間,我突然熱淚盈眶起來!京都大神再度賜下了祂的恩惠,我知道我們真的沒有被討厭,反之,還是被祝福的。但這祝福,也必須是我們全心全意地打開感官融入周遭的當下,才能接收得到的。

肚子開始微微地攪動起來,有點餓了啊?對導覽婆婆道了謝,我們走出平安京創生館,嗯,該去哪裡找吃的呢?

DSC_0542.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京癮士 的頭像
戀京癮士

戀京成癮手札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