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448.JPG  

  與京都相識十七年,最美好的壯年歲月都給了她,卻連一次都沒有走進她的內心深處。這樣,能算是戀人嗎?

  京都的心在哪裡呢?真要讓我來說的話,不在六角堂臍石,不在祇園風月,不在鴨川三角洲,不在金閣銀閣,不在四条烏丸,不在嵐山楓火也不在疏水櫻煙,甚至不在東寺五重塔……對我來說,以上這些都可以代表京都,無誤。但是說到京都的『心』,我想到的卻是隱藏在歷代興衰增刪的表層世界之下,深深影響著京都面貌卻又總被忽略遺忘的平安京。

  是的,西元七九四年,桓武天皇在山城國的此地創建的新京城,尤其是位居京城心臟位置的平安宮,就是我所認為的京都之心。

  歲月悠悠,一千兩百年就這麼流逝了。如今滄海桑田,人事已非,要去哪裡尋訪史籍與傳說中曾殷殷述說著,繪卷和物語裡也歷歷描繪過的,遙遠而朦朧的那個平安京城呢?

  所幸,透過考古學者與文化財保存單位一點一滴的努力,如今的京都市區深處,依然隨處都可以找到些許古代平安京的蛛絲馬跡。然而這十七年來,我們雖然偶而動念,卻一直沒有真的下定決心,花上一整天去探索那屬於古老平安京的諸般遺跡。

  然後在去年二月,高橋昌明教授的『京都』中文版在臺灣上市。讀過這本書之後,我終於決定踏出那遲遲未決的一步,用雙腳去探索心馳神往已久的古代平安京,真正地與京都交心。

  為什麼是走路而不是騎腳踏車呢?一樣是在西陣的巷弄打轉,而且範圍其實有點大,騎車不是更有效率嗎?但是,之前沿著千本通經過這一帶的時候都是騎車,很多細微的風景一下子就錯過了。所以這次我們想要用走的,以步行的速度,或許更適合西陣老巷弄的緩慢步調。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早上九點,我們的平安京大地遊戲於焉展開。向晴明桑打完招呼後,就沿著堀川通商店街往南散步,然後在椹木町通往西彎進小巷,一路欣賞著造型各異的老房子,緩緩往平安宮遺跡群前進。

  事後補查資料才發現,我們在冥冥之中剛巧沿著過去的中御門大路,穿越平安宮東側中央的待賢門,進入了皇城之地。

  隱約中,我彷彿看見鳥羽天皇的中宮藤原璋子穿著華麗的十二單一晃而過,眼角餘光只見一襲亮黃搭配淡青的唐衣消失在街角……啊!她就是待賢門院。

  不過,在抵達內裡跡之前,我們先去拜訪了佐佐木酒造。 

DSC_0465.JPG    

  其實已經不太能喝酒了,我們。而且這個時間,商家都還沒開門,那我們到底去幹嘛?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活躍於日本影劇圈的佐佐木藏之介是我們非常喜歡的硬底子演員,而佐佐木藏之介就是佐佐木酒造第三代老闆的次男。再加上佐佐木酒造是目前京都洛中地區殘存的唯一一間釀酒場,更加引人好奇。

  佐佐木酒造佔地其實不算小,但外觀相當低調,兩層樓的正立面上除了一面不算大的燈箱招牌、一個寫有商號名稱的鐵牌子,以及一枚咖啡色的杉玉之外,什麼都沒有。沿著椹木町通側往西走,一路上可以看到木造的廠房牆面上掛著樸素的產品廣告看板,像是『古都』『西陣』和『聚樂第』……我想,就算已經不太能喝了,下次至少要試試谷崎潤一郎都讚賞的『古都』吟釀吧!

  不久之後,我們來到近年來頗為知名的山中油行,從這裡開始,已經算是進入平安宮內裡(天皇與皇族居住的皇宮區域)的範圍了。走在看似平凡的西陣巷弄中,沿路卻佈滿了各式各樣的內裡遺跡說明牌,內酒殿、御書所、宣陽殿、承明門……。雖然大都只能對照地圖和假想圖在腦海中想像一下,也還是很開心。

  對了,承明門就是平安宮內裡的正門,昔時每年大晦日晚上舉行的大儺之儀就是在這裡舉行的。一思及此,我忽然想起之前在平安神宮看過的古式追儺,方相氏和大小儺公站在門前舞著矛盾驅鬼的畫面來。

  讓人驚喜的是,山中油行附近保存了連綿好幾間町家建築,那歷經光風雨雪的侵蝕與悲歡歲月的銘刻,因而日漸褪色的黑漆木板牆,在接近中午的燦爛陽光照射下,呈現一種強烈的對比感,讓原本以黑褐色澤為主的低調建築外觀增添了幾分特殊的美。 

DSC_0489.JPG   

  繼續往西走,最後就來到千本通上了。遙想一千兩百年前,這裡就是平安宮的中樞地帶,多少行政官廳都在這一帶聚集。在稍微南邊的千本丸太町路口上,曾經矗立著一座雄偉的大極殿,是天皇率領群臣朝拜論政的皇城正廳。

  我想像著『源氏物語』第十帖『賢木』中,朱雀帝為準備啟程前往伊勢神宮赴任的六条御息所女兒齋宮送行,並為她插上別離之櫛的地方,應該就是在這裡了。

  不管曾經發生過多少輝煌或悲傷的往事,時到如今,大極殿已經無處可尋,倒是千本通西側有個小公園,裡面有一處名為『大極殿遺址』的石壇,壇上石碑好像還刻有文字,可惜周圍有鐵欄杆圍繞,無法走到壇上去看個仔細。

  環視整個公園,隱藏在巷弄深處的小樹林內,雖然名為『內野兒童公園』,但是只看見一些老舊的遊樂設施,還有一個乾涸荒廢了的遊戲池,看不到玩耍的兒童。感覺似乎久已無人聞問,在旅遊勝地的京都市區裡竟然有這樣的地方,真是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然而下個瞬間,我們忽然感覺到一陣莫名的陰森,從破敗公廁到沈寂石壇,從陰暗樹影到斑駁旱池,一種不太友善的氣息從各處向我們襲來,彷彿被誰討厭了似的……遂趕緊走出公園,回到外頭的大馬路上。

  眼前是車行不輟的丸太町通,冬陽暖暖,人聲車聲一下子包圍了我們,空氣雖依然冰冷,惡寒卻瞬間一掃而空,但,剛剛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莫非,那就是…… 

DSC_052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京癮士 的頭像
戀京癮士

戀京成癮手札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