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393.JPG   

我家的苔庭,最近又有了新的變化。

二零一四年,戀京癮士我寫了一系列的戀京文章,每天每天堆積對京都的愛戀,搜索枯腸之際,連家裡陽台上的花壇都被寫進文章裡了,這就是第一篇的『我家苔庭』。

四年多過去了,苔庭一度荒廢,因為捨不得拔掉任何從土壤與綠毯裡面冒出頭來的青翠(當然也是有怠忽的原因啦),總之我的小小花壇逐漸被叢生的蕨類與雜草覆蓋,底下的青苔也枯了大半。

直到今年春天,我終於鼓起勇氣開始清理花壇,拔掉蕨類與雜草,露出底下半死不活的青苔。之後為了斬斷蔓生交纏的雜草粗根,用小鏟子將土翻過一遍,雖然雜草終於順利連根拔除,但僅餘的苔蘚也毀了,只留下四株枇杷樹和一棵珍貴的綬草。

暑假來臨。癮士每天起床就開始澆水翻土,並且繼續與陸續冒出的殘餘雜草奮鬥,然後等我再度注意到的時候,青苔們終於又悄悄的冒了出來。

青苔雖然回來了,但是看著這一小塊與過去比較起來稍嫌稀疏,偶爾還夾雜著殘留雜草留下的枯黃根莖,實在與美麗相去甚遠的綠毯子,我開始想著該怎麼讓它看起來有點庭園的樣子。

剛好今年早春上京時拜訪了好幾座著名的禪寺庭園,暑假期間又買了幾本與佛像有關係的書,考慮再三,想說乾脆來擺幾塊石頭好了。

在家裡書桌櫥櫃裡找了一輪,翻出大大小小幾顆有花紋的石頭,稍微比較了一下,挑出其中三顆來。『嗯!就來做三尊石吧!』

所謂的三尊石,通常是出現在禪宗庭園中,以大小三塊石頭成直線或三角型排列,用以模仿釈迦三尊的佛像。至於為什麼不要在庭園裡擺上真的佛像呢?我猜是因為禪宗的庭園多用象徵的手法來造園:把白砂梳理出紋路來象徵河流或大海,把大小石頭按一定規則安放以象徵水中龜鶴或海上仙山等等。在禪宗的庭園裡,你可以任憑想像力自由奔馳:這一堆石頭是鯉魚跳上了瀑布變成龍,那一堆石頭代表母老虎啣著小老虎要渡河,長而扁平的石頭是小船,隨著波紋正要航向廣闊無垠的大海……。

P1140352.JPG   

然後,就在我安放好了三顆石頭之後,突然發現,唉呀!這是巧合還是天意?三尊石中左右兩顆較小的石頭,剛好右邊一顆的下半部是白色的,而左邊一顆的下半部是深棕色的。這讓我想起釈迦三尊中的左右脇侍,普賢菩薩和文殊菩薩。

在佛教美術的既定形象中,普賢菩薩是騎著白象的,而文殊菩薩的坐騎則是一頭獅子,在釈迦三尊的組合中,普賢菩薩在釈迦如來左手邊,另一邊則是文殊菩薩(不過,印象中有些三尊配置的左右兩佛位置是對調的,不知到底何者才是對的)……於是,苔庭裡的三顆小石頭剛好完美的對應了普賢、文殊和釈迦的形象與位置。

對了,在此要補充說明的是,其實釈迦三尊除了脇侍的左右安排有所不同之外,有些時候脇侍還會換成梵天和帝釋天、藥王菩薩和藥上菩薩,甚至是十大弟子中的迦葉和阿難等等不同的組合。

至於中尊是阿彌陀如來的場合,左右脇侍會換成觀音菩薩和勢至菩薩,稱為阿彌陀三尊;而中尊是藥師如來的時候,左右脇侍則是日光菩薩和月光菩薩,有時周圍還會圍上一圈十二神將呢!

啊!我好像扯得有點遠了,回題回題!

完成之後,我看著眼前的小小苔庭與釈迦三尊,不由自主地雙手合十起來,感謝京都大神再一次的奇妙恩賜,且在心裡默默許下了祈願。

如果哪一天這方迷你庭園可以再度變回青翠美麗的苔庭,那該有多好!

3476ae01b09cceb36d43e187e06be4f3.jpg  

網路上找到的日本浜名湖方広寺釈迦三尊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京癮士 的頭像
戀京癮士

戀京成癮手札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