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八日 

連續兩天寫了很沉重的文章,今天就稍微輕鬆一下罷。嗯……來聊聊宇治県神社的另一個神奇祭典,『大幣神事』。

之前在介紹県祭り的時候也提到過,這個神社似乎是從久遠的上古時代綿延流傳下來的,遠古農業部落信仰的遺緒,因此,保留了非常具有原始意味的祭典。雖然絕大多數的祭儀都在時代更迭中自然地消失了,但偶然(或者其實並非偶然)遺留下來的,卻都是彌足珍貴,且深具特色的寶物。

大幣神事或許沒有県祭り那麼古老原始,但是依然在相當程度上保留了古代信仰與習俗的吉光片羽。

據說,這是平安時代遺留下來的祭儀。潮濕而悶熱的初夏,蟲豕蠢動,疫病滋生,在這樣的時節,舉行大幣神事,讓所有的污穢不淨都隨著宇治川水流走,並藉由奉獻給神明的『大御幣』,交換五穀豐饒的許諾。在這一進一出之間,我們彷彿隱約窺見遠古先民對於在大自然的嚴苛律法下勉強求生的卑微祈願。

是了,送走罪孽與瘟疫,迎來豐收與溫飽,這是人類對於生存的最初,也是最實際的心願了罷?無論是那個神社,哪種儀式,藉由以白紙串成的『幣串』來吸收污穢,最後再放入河川中流走,都是舉行正式的神事之前的必經潔淨過程。不過,在県神社的大幣神事中,配角變成了主角,並且被巨大化了。

這麼說吧!大幣神事是在六月八日,也就是県祭り結束之後兩天的早上十點整,會先在県神社本殿前舉行神事,然後相關人員移動到大幣殿前,這時那裡已經陳列好由無數的幣串組合而成的,總長約六公尺的巨大御幣,也就是今天整場儀式的主角,靜靜的躺在大幣殿內接受神官以鮮果供物獻祭。

當獻祭的儀式結束之後,就輪到大御幣出場了。參與祭典的町眾們將三支黃綠色的和傘插在大御幣的頂端,然後就斜斜地扛著傘御幣出發遊行了。同時遊行的隊伍還有代表『猿田彥神』的『榊木』,吸納疫病的風流傘,穿著江戶時代裝束的相關人物,以及用來呼喚雨的『杓鉾』。而在隊伍的最後方,則由一位騎著馬,頭上綁滿幣串的『神人』壓隊。

整個隊伍從県神社前出發,沿著『県通り』一路北上,抵達宇治橋頭之後,在榊木之前舉行猿田彥神事,然後行列繼續往宇治御旅所,在那裡舉行『馬の神事』(由神人騎著馬在馬路上往復奔馳四回),最後隊伍繞行一圈回到県神社。

遊行終了,重頭戲就上場了。町眾將大御幣放到地上,十幾個身穿白色祭典裝束的町眾一字排開,手中握緊繩索,在長老一聲令下,開始拖著大御幣在馬路上狂奔,沿著県通り跑向宇治橋,而此時神人則騎著馬在後面追逐他們,一整片的潔白之中夾雜著男人黝黑健壯的膚色就這麼奔馳而過,場面非常壯觀好看!最後終於抵達宇治橋頭之後,神人騎著馬上前將災厄封進大幣之中,然後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大御幣被投入滔滔宇治川水之中,載著污穢與希望流向遠方……。

連著寫了兩篇県神社的特殊祭典之後,戀京癮士我這才想起,造訪宇治三四次了,卻連一次也沒有到県神社去參拜過……嗯!下次有機會去看看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戀京癮士 的頭像
戀京癮士

戀京成癮手札

戀京癮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